lingsonming

Roger JJ:

等我们老了的时候,我依然要在你身后帮你拎大包小包,陪你走过世界每个角落看每个日出日落.

大維:

我的西藏【I】

倘若迷路,我願墜入桃花深處(上)


我们从出生开始,

就踏上了人生这个冒险的旅程,

跌跌撞撞,时快时慢。

路途中无数的风景际遇,

慢慢的丰富着我们的记忆。

温暖的,冰冷的,有阴天,有晴天。

走得累了,就歇一歇,总会有重新上路的力量。

路面颠簸不平,就换一条。

有时候在岔路口,

左右思量,选择了一条可能是错的路

但是也没关系,

如若不迷路,怎见桃花源?

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”

 

圖:大維  文:小V   

2014年3月拍攝於西藏林芝


茶 道

蔡澜:

陆羽写《茶经》,常听人说日本还是保留书中所述传统,而中国人自己却完全遗忘,实在是可惜的事。 
我有另一套见解:太过繁复的细节,并非一般人民能够接受,喝茶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,理应随意。一随意,禅味即生,才是真正的茶道。 
沏茶的功夫,我只限于潮州式,再复杂,我绝对不肯做。 
日本有了茶道,本来是中国东西,给他们抢去,我们非弄出自己的茶道来不可。所以被日本统治过六十年的台湾人心有不甘,自创出所谓的台湾功夫茶来。 
他们喝茶,先要倒入一个叫做「公道杯」的容器,再分别注入小杯。第一杯当然不喝,倒掉之后,主人强迫你把杯子拿去闻闻,大家只有把鼻子凑近杯中大力吸气,这是多么肮脏的行为!


茶要喝热,倒进公道杯中再分,已泻掉一半,这又是甚么鬼道理呢? 
好了,日本人用像刷子一般的东西把茶打起了泡沫,我们没有那些道具怎和日本人比?台湾人就弄了茶匙、茶则、茶夹、茶匠、茶荷、废水缸等等道具出来。造作得要命,俗气冲天,我愈看愈讨厌。想不到这一套大陆人也吃,当今到处模仿,还说是自己创立的茶道,令人叹气摇头。 
台湾的茶卖得比金子更贵,加上甚么冻顶、翠玉、阿里山金萱、杉木溪高山茶等等名堂,嫌老祖宗的福建茶是次品。 
这些贵茶我也一一喝过,当然是人家请的,我才不会笨到去购买。只有一个结论:就是一味求香,绝无体感 Body可言。采新茶的香,旧茶的色,中间茶的味,像人生每一个阶段都糅合在一起,这才是茶。



160分钟的12年——《Boyhood少年时代》

mola很懒:


上个月去西班牙旅游的时候,在地铁站第一次看到了《Boyhood》的海报,匆匆一瞥只是觉得“嗨,这正太长得还不错哦”。意外的发现,这海报来势汹汹铺天盖地,走过路过的地铁站沿街广告牌都张贴了小男孩躺在草地上的画面。


回国后好奇去搜索了下这部影片,当看到简介说导演花了12年拍摄这部影片时,我觉得很不可思议,实在无法想象有人会花费一个年轮的时间只为拍摄一部影片。西班牙的偶遇和导演的历时给了我观影的最直接动力,而当我看到影片长度近三小时时,有那么一丢丢退却,所幸我坚持下来了。这部片子评分意外的高,我想大部分人会不会觉得高分才对得起自己的三小时呢?如果是这样,我给影片打10分,如此才不枉费我160分钟的人生是吧。


我觉得这部电影根本不需要“简介”,160分钟的故事要怎样缩写才能出来简述的效果。而事实上影片所讲述的故事已经在标题中简单粗暴的列示了,Boyhood,顾名思义就是讲一个少年的故事。Bingo! 导演就是花了160分钟来讲一个美国少年,美国马路上几乎可以随便逮到的一个少年的故事。那这岂不是流水账或者纪录片,记录的还是个凡人?谁愿意看个凡人的故事,吾辈本就凡人,吾辈天天在上演电影了好么?但是反过来想,我觉得这部电影好像就是个镜子,我们总能在男主身上或多或少看到些许自己成长的印迹。大概美国人会更加深有体会吧。既然不能把每个凡人搬上大屏幕,那就选个大众到不能大众的公映出来,也算每个人对自己的青春都能有些聊以慰藉。


影片没有很明显的透露时间轴,不像其他影片那样用字幕或是报纸告诉我们当时的年代。导演巧妙的运用了每个时代最hit的东西提醒我们时间,比如伊拉克战争、哈利波特、奥巴马、Facebook、暮光之城、iPhone等等,这使影片显得很流畅,不经意间影片就结束了,有那么点冲动还想多看会儿,好奇上了大学的男主接下来会怎么生活。


影片中有几个角色是一直伴随着男主Mason的成长,他的亲生父母和姐姐。12年的时间,每个角色都在经历各种挫折也在享受喜悦。


母亲离婚、结婚、离婚、结婚、离婚,总共有三段婚姻,最后却看着儿女各自去了大学自己独守公寓,她哭泣着说这是她期待已久的一天也是最糟糕的一天。生父想从事音乐事业,追求梦想流浪去吧,从阿拉斯加回到德州,梦想屈服现实,最后成了一名精算师,再婚后的生活很幸福,至少他有了完满的家庭。姐姐Sam小时候绝对是个熊孩子,欺负弟弟,与弟弟争宠,孩子的天性嘛,谁都想多得到一些父母的关爱,何况是在单亲家庭,爱本就少了那么一勺。但是,我相信姐姐一直宝贝着弟弟的,在弟弟高中毕业时,哽咽着说出一句“Good luck”,这种亲人间的羞涩我们都懂。


我想大部分人的成长都会经历“中二病”时期,就像Mason一样搞个洗剪吹的发型,打耳洞涂甲油,自以为很man地跟小伙伴吹牛自己上过几个妞。其中有些黑历史是黑到我们不愿回想起来的,最好谁都不要提及。可是我想,哪天我们翻出初中高中的日记本,打开同学录,还是会笑看这些天真的过去吧。假若没有中二,我们岂不是会活得很累,早早的懂得世间炎凉,明晓要如何世故圆滑的待人处事。


影片很平淡,淡的就像白开水,谁的生活都离不开它,但谁也不靠这来提升生活品质。也许导演就想拍个普通美国男孩儿的成长过程,全剧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潮,却能在很多片段情节上有心灵的共鸣,其实我也是这么长大的,不是么?我很羡慕男主的演员,有幸遇上愿意记录下6岁到18岁最美年华的导演。



主人的来福:

背包自由行-合欢山云海夕色车轨

黑卡+B快门,摄于台湾 合欢山

helloway:

茵来湖上。缅甸人有种自己特别的行船方式。通常是站在船头或者船尾,然后用一只手和一只脚配合划桨